助跑、撑竿、起跳,5.65米高处的横竿就在眼前,“飞”在空中的黄博凯失望了,自己还是没法越过这个空中障碍。两次试跳都失败了,高度定格在5.50米,小组排名第11位。黄博凯没有进入决赛,第二次奥运之行再次止步资格赛。

  “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黄博凯算是发挥出了正常水平。”深圳市田径队主教练李静说,虽然无缘决赛,但黄博凯在赛场上展现出来的顽强拼搏的精神值得尊重。

  “这次尽管没能进决赛,但是也创下他今年的最好成绩。他今年才25岁,按照男子运动员的成长规律,在下一个奥运会周期可以有更大进步。他前两年跟外教学习知识、提升能力,预计未来会进一步爆发。”

  二次出战奥运会

  东京赛场上的中国空中“飞人”

  黄博凯凭借世界排名第26位顺利获得奥运入场券,成为中国田径队唯一一名参加男子撑竿跳高比赛的选手。这也是继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后,黄博凯再度征战奥运赛场。

  撑竿跳高对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技术要求极高,是一项技术复杂的田径项目。我国男子撑竿跳最好成绩是已经退役了的薛长锐在2017年世锦赛跳出的5.82米,自那之后,中国选手再没有人达到过5.80米这个高度。

  虽然黄博凯在这个达标周期未能成功突破5.80米的达标线,但依然凭借总体成绩和表现拿到足够的积分,以第26位的世界排名顺利入围东京奥运会。深圳市田径队主教练李静说,“这是黄博凯第二次征战奥运会了,备战此次东京奥运会,黄博凯做了很多针对性训练,提高很大。”

  里约奥运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黄博凯一直跟随法国外教在国外训练。李静说:“法国、瑞士、美国等都是撑竿跳高这个项目实力较强的国家,黄博凯就在外教那里学习,与其他国家的选手比拼。”2020年,黄博凯回到了国内训练备战。但这期间他的脚踝受伤,虽然现在已经痊愈,但仍未恢复到最佳状态。

  李静坦言:“亚洲选手要冲进撑竿跳决赛并不容易,我们也期待他创造出好成绩。”撑竿跳高对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技术要求极高,是一项技术复杂的田径项目。我国男子撑竿跳高最好成绩是已经退役了的薛长锐在2017年世锦赛跳出的5.82米,自那之后,中国选手再没有人达到过5.80米这个高度。

  在东京奥运会男子撑竿跳高资格赛中,黄博凯三次冲击5.65米的高度未果,无缘决赛,并最终凭借5.50米的成绩排名第21位。5.50米也是黄博凯今年的最好成绩,在一个月前的奥运选拔赛上,黄博凯同样以这一成绩夺冠。

  12岁接触撑竿跳

  13年来累计腾空飞跃几万次

  纵身一跃,飞跃近6米的横杠,那一刻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从12岁第一次接触撑竿跳高开始,13年里黄博凯累计腾空飞跃几万次,他说:“我喜欢那种一飞冲天的感觉,就像在飞。”

  2005年,9岁的黄博凯进入宝安体校,跟随宝安体校田径队主教练张勇练习田径。经过两年的专业培训,黄博凯被推荐至广东省体校专攻撑竿跳高,随后入选广东省田径队。

  尽管天赋异禀,但黄博凯苦练基础技能3年后,才被允许摸杆。“摸杆后又练习了半年技术动作,教练才批准我拿杆跳高。”黄博凯清楚地记得人生第一次腾空的经历,“当时杆有4米长,第一次跳的时候确实有点害怕,没想到跳得很顺利,助跑、腾空、过杆、落地,一气呵成,第一次撑竿跳高爽快的感觉让我至今念念不忘,我爱这种飞翔的感觉。”

  黄博凯还记得他的第一次夺冠经历,那是2013年澳大利亚田径邀请赛,首冠成绩是5米,今天看来并不算高,但却在世界级舞台上为他打开了人生的天花板。从此,黄博凯正式开始杆顶生涯,不停地冲击一个又一个新高度。

  2014年6月,黄博凯以5.25米的成绩夺得亚洲青年田径锦标赛冠军;2016年2月在比利时IFAM室内田径赛上,以5.70米的成绩夺冠并创下亚洲青年纪录,拿下进军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同月,在亚洲室内田径锦标赛上,他跳出了5.75米的个人最好成绩;2017年2月,在比利时根特进行的室内田径赛上,黄博凯再夺冠军……

  黄博凯至今仍是撑竿跳高项目亚洲青年纪录(5.75米)的保持者。在备战东京奥运会的5年周期里,黄博凯连夺田径世锦赛国内选拔赛、全国田径冠军赛等多项冠军,并曾代表中国田径队征战2016里约奥运会和2019多哈世锦赛。

  奥运会前刚做手术

  他没把东京奥运的遗憾归咎于伤病

  2013年时,黄博凯曾出现大腿后肌劳损,继续撑竿跳高就意味着未来可能还会受伤。在2020年,黄博凯足部受伤。他的足部同一部位曾做过两次手术,足舟骨骨裂导致脚骨排列改变,疲劳又导致籽骨裂开。

  黄博凯回国训练时原本希望保守治疗,但效果不明显,2021年年初黄博凯独自一人前往德国做手术。手术不久后,黄博凯就开始了恢复训练,但是脚伤一直没有完全康复。

  黄博凯说:”从德国动完手术回来,恢复体能和专项训练在同步进行,时间比较匆忙,身体的反应比较大,比较疲劳,间接影响了身体状态。”不过,黄博凯没有把东京奥运会的遗憾归咎于伤病:”脚伤是会有一点影响,但不是主要原因,总的来说还是自己实力不够,需要提高。”

  黄博凯的父母心疼孩子,希望他能选择放弃撑竿跳高,但黄博凯不愿放弃这项坚持了十多年的热爱。黄博凯对撑竿跳的热爱感动了父母,母亲黄小兰说:“既然是孩子的选择,我们做父母的只有全力支持。”

  父母的支持让黄博凯在撑竿跳的道路上勇往直前。“我们从去年的1月份到现在,一直处于封闭状态,除了外出比赛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待在北京的训练基地进行封闭训练,外出比赛也只能在指定的地方活动,不允许外出。”黄博凯说。奥运会归来,黄博凯仍然要继续备赛,不能回家。“最想念家人,想念妈妈包的饺子。”

  对黄博凯来说,东京奥运会更多的是一次练兵和学习的机会,真正的考验来自明年的杭州亚运会,来自金牌的竞争者——同样25岁的菲律宾选手欧内斯特·奥比纳。2021赛季,欧内斯特·奥比纳跳出了个人最好成绩5米85,仅次于1998年哈萨克斯坦选手波塔波维奇的5米92。

  “下次我不想留下遗憾。”黄博凯说,对荣誉的渴望一直在激励他,当然还少不了心中的那份热爱,“大多数时候我想的并不多,就想一直跳下去,跳到不能动”。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深圳95后黄博凯,两次出战奥运

相关推荐: 男篮亚洲杯2021赛程表直播

  北京时间8月2日下午,东京奥运羽毛球队女双决赛中,来自中国的组合陈清晨/贾一凡以0比2不敌印尼组合波莉/拉哈尤摘银,后者也为印尼队首夺奥运女双金牌。   被球迷亲切称呼为“凡尘组合”的陈清晨/贾一凡在本届奥运曾两次击败过韩国对手金昭映/孔熙容,又在八强战里…

作者 2021b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