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市,当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和马克-洛尔聚精会神地听着凯文-加内特在他们面前的舞台上发表入选名人堂的演讲时,他们发现自己被NBA的传奇人物包围了。就在两天前,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与格伦-泰勒签署了文件,制定了一份接管计划,这两位来自纽约的朋友最终将成为明尼苏达森林狼和山猫的大股东。这是一场旋风式的谈判。他们在3月份发的一条短信打开了谈判的大门;4月份与泰勒进行了两次面对面的会谈之后确认了这笔交易,5月份则进行了一些最后谈判,在令人头晕目眩的45天内敲定了一笔15亿美元的交易。他们现在坐在这里,听着森林狼的偶像人物感谢前任教练凯文-麦克海尔、已故的菲利普斯-桑德斯,他最喜欢的一些队友,以及重建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承诺。他们当时就明白了:他们现在代表的是一支已经以加内特为代名词的球队。尽管这支球队现在同加内特的关系很紧张,而他们准备成为加内特至今仍深爱着的那个城市的管理者。“凯文-加内特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我们看着对方说,‘你能相信吗?’我们是两个来自纽约的孩子,从最底层开始,现在我们是这个团队的一员,”罗德里格斯告诉《Athletic》。“我们都同时感觉到,”洛尔说,“我们俩都受到了心灵的冲击。我们看着对方,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我们在这里。我们是主人。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当晚早些时候,他们与NBA总裁亚当-萧华进行了交谈,这是对这对尚未得到联盟理事会批准(7月份上任)的搭档的非正式欢迎。那天晚上,洛尔并不是那种以数百万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的价格建立和出售企业、谈论用改良资本主义建设“未来之城”的企业家。罗德里格斯也不是那个在打球期间打出全垒打、引发争议的前洋基队球员。他曾与詹妮弗-洛佩兹订婚,退休后改头换面,成为一名商人和播音员。他们现在只是两个眼冒金星的朋友,正高兴地自拍,准备加入NBA球队的游戏以寻求刺激。“亚当-萧华来了,他非常慷慨,”“罗德里格斯说道,“我们一起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我们的妈妈和孩子们。那一刻对我来说就像,‘哦,天哪,这他妈的就要发生了。’”从表面上看,一支由NBA仅存的老东家之一掌管的明尼苏达篮球队,与一位有远见的科技巨头、一位两极分化的前棒球明星联姻,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格伦-泰勒相信,他已经找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两个搭档——年轻、精力充沛、好胜——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多。“当你和他们握手时,你只是觉得你已经达成了协议;而有时当你和别人握手时,我就会在揣摩他们是否会同意。”格伦-泰勒说,“但我真的很有信心。他们做生意的方式和我做生意的方式非常相似。”当森林狼和山猫的球迷们对这两支球队在双子城的未来感到揪心的时候,洛尔和罗德里格斯表示,他们和泰勒最大的共同点是对明尼阿波利斯市场所持有的信念。“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融入当地。我们都想在那里找个地方住。我们会在明尼苏达州待很长时间。”洛尔说,“我们要去了解这些人、球迷们和商界。这是一个伟大的城市。真的再兴奋不过了。”罗德里格斯称双子城是NBA第13大的媒体市场,这在他们眼中是“一笔巨大的资产”,因为他们正在考虑收购森林狼队和山猫队的利弊。“马克和我都喜欢这个小镇。从长远来看,我们的愿景是明尼苏达一路走下去,”罗德里格斯说,“我们爱它。我们认为在这有巨大的好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城市,我们认为这是绝佳的将人们聚在一起社交的机会。”罗德里格斯称明尼阿波利斯是他棒球生涯中最喜欢访问的城市,但他与明尼阿波利斯的关系还不止于此。他曾是市中心钱伯斯酒店的投资者,并表示在过去20年里,他在该地区投资了“几千套”公寓。洛尔和他在生意往来上也有联系。即使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确实想要让球队搬迁,他们至少还要再过两年才会这么做。他们现在已经投资了最初的2.5亿美元,并将在未来两年用另外两个看涨期权来增加持股。在那之前,泰勒还在执掌球队。但是罗德里格斯和洛尔甚至在他们拥有球队大部分之前就能对球队的发展方向产生重大影响,他们说明尼苏达就是他们想要去的地方。至于标靶中心,现在仍有一份将持续到2034-35赛季的租约。“我认为它是这个国家最被低估的城市之一,”罗德里格斯说。“那里的夏天,那里的湖泊,几年前我们只是去那里看超级碗。我真的很兴奋。如果是去别的地方,我觉得马克和我不会敲定交易的。我们当然不会像现在这么兴奋了。”泰勒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他在整个过程中发表的对于把森林狼留在明尼苏达的信心。尽管泰勒非常信任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但言语上也只能到此为止。泰勒还认为,NBA已经完全相信双城市场。与其搬迁森林狼队并打破直到2035年的标靶中心的租约相比,他们更愿意向西雅图或其他地方新建球队。泰勒在1994年挽救了球队,对他来说,与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合作是多年来寻找接班人的结果。与其他几家潜在买家的谈判过程时断时续,但他跟洛尔与罗德里格斯最终达成了协议。4月10日,当他们在泰勒那座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的冬季居所里签署这些文件时,这位长老东家说他有一种感觉,他的搜寻终于结束了。“我感觉很好,”泰勒说,“在那之前的一切都像是,‘我认为这些人真的会这么做。我希望他们能。’”他们可以这么做,也确实这么做了。3月27日,森林狼的首席执行官伊森-卡森的手机响了,他将手伸进口袋,发现了里德-伯格曼发来的一条短信。伯格曼是VaynerTalent的总裁和执行合伙人,该公司是连续创业家加里-维纳查克媒体帝国的一部分。多年来,伯格曼和卡森曾有过交集。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2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Hewing酒店举行的VaynerMedia活动上。“还在出售球队吗?”短信上写道,“如果还没完成,我有个有趣的想法想告诉你。”伯格曼是罗德里格斯和洛尔的朋友,后者去年夏天曾与洛佩兹合作试图收购纽约大都会队。伯格曼告诉卡森,他认为罗德里格斯和洛尔会很适合明尼苏达,NBA更适合他们的感觉。泰勒对这个讨论持开放态度。两天后,卡森与罗德里格斯和洛尔通了会议电话,洛尔请求准许他对森林狼队进行冷静的分析,毕竟这支球队自2004年以来只进过一次季后赛。这里没有什么言外之意。虽然山猫队是WNBA的一流球队,但森林狼队确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由于战绩不佳,再加上新冠疫情,球队季票售出的数量正在减少。在饱和的体育市场内,电视收视率下降,企业赞助也越来越难获得。同时,这个体育馆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卡森说,当他阐述这些挑战时,他注意到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兴趣愈变愈浓。“我爱这个挑战,”罗德里格斯不停地说,“我爱这个挑战。”其他试图购买森林狼的团队在窥探幕后时表达了保留意见。而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已经联手投资了各种业务,他们毫不气馁。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支成长型的股票。这支球队的收入接近联盟最底层,但在媒体市场上仍位于中间位置。同时,该地区拥有一些财富500强企业,为合作提供了机会。“我们很早就注意到,马克和亚历克斯真的抓住了这个机遇带来的挑战,” 森林狼的首席运营瑞安-谭克说,“除了关心别人,了解格伦和贝基之外,他们还喜欢我们面前的攀爬活动。”3月30日,泰勒、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参加了电话会议,互相感受彼此。三个人很合得来,然后事情就开始加速了。总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整个冬天停滞不前的出售过程在春天开始看到了解冻的萌芽。克利夫兰布朗队的老板吉米-哈斯勒姆,前NBA球员阿隆-阿弗拉洛和最终买下犹他爵士队的瑞安-史密斯,都是开始寻找机会的几个团队中的成员。洛尔和罗德里格斯随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最终将对他们完成交易起到重要作用。在与泰勒进行了初步交谈后,两人表示,他们需要与泰勒和他的妻子贝基面对面继续讨论。根据他们的研究,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知道泰勒更喜欢用私人的方式做生意。对于森林狼队和山猫队,他们都采取了这一方式。泰勒夫妇认为这两支球队不仅仅是一场生意。这是他们自身的一部分,也是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带给这座城市的礼物。毕竟当年森林狼进入联盟五年后差点搬到新奥尔良,那时候的老板陷入了可怕的财政困境。就在此危难关头,泰勒突然从天而降买下了球队。泰勒于2012年就开始寻找接班人了。在此过程中,一些有兴趣的团队在谈判结束时认为泰勒从来没有真正想要出售。首先,他倾向于先让一个买家作为少数股东入主,并在泰勒移交控制权之前的几年里担任副总裁。最近,一些探索收购想法的人认为,只要谈判进展顺利,泰勒就会改变这种条款。“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球队,但我现在想试着卖掉它了,”泰勒说,“我喜欢它,我很喜欢它。所以我要么按我的方式去做,否则我就不去做。”泰勒的方法中很大一部分是让事情简单化,连律师也不需要。他依靠的是面对面的互动和人际关系。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也希望如此,所以他们开始计划去拜访泰勒。虽然日程安排上的冲突使他们不能同时前往,但是利用他们早期谈话所产生的紧迫性促使洛尔飞往那不勒斯,在4月5日同泰勒进行第一次会面。“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尽早建立相互信任,了解他和贝基,”洛尔说,“我们当时在他家。我们知道了他住在哪里、怎么生活。我们也分享了很多我们成长的背景。”乍一看,80岁高龄的泰勒,一个靠在耕作、农业上建立名声并以常驻曼卡托(一座拥有42000人口的城市,距双子城约90分钟车程)为豪的人,和50岁的洛尔和46岁的罗德里格斯,这两个有着国际品味的城里人,在他们身上很难看得出相似之处。但卡森观察得越仔细,就越开始发现一些可以让合作成功的共同点。“当他们聚在一起分享个人旅程时,有一件事立刻就显而易见了,”卡森说,“他们都来自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尽管隔着辈分。虽然格伦-泰勒得目标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交易框架,但他也同样有动力去寻找那些能微妙地让他想起自己的合作伙伴。”洛尔午餐大多时候都喜欢吃寿司。但当他到达泰勒的冬季住所时,他发现贝基-泰勒正在烤架上做芝士汉堡,甜点是土豆沙拉和酸橙派。卡森和谭克,泰勒最信任的两个忠实盟友也在那里,于是揭开层层迷雾寻找共同点的过程开始了。泰勒和洛尔都在普通家庭中长大,年轻时都曾上过跑道,他们各自分享了自己的运动生涯。“我们都是短距离和低跨栏选手,”泰勒说,“我们发现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情,但这可能与我们的身体结构有关。我们都不是最高的家伙。这都是些琐碎小事,但和那些和我们有同样经历的人交谈很有趣。”泰勒分享了他在NBA掌管的经历,包括他如何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并告诉洛尔他正在寻找合作伙伴。洛尔分享了他的一些核心价值观,并谈到了在球队内部建立关系的重要性,以及要学习泰勒在联盟待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经验。他告诉泰勒,他和罗德里格斯更喜欢一个让他们逐渐承担主要所有者角色的时间表。“我们都有一套共同的价值观,”洛尔说,“真是太好了。这无关律师,这与银行家没有关系,这是主角面对主角,这涉及到信任。我们都易受影响,我们分享事物,我们是开放的。我们也没有把它当成一笔典型的私人股本交易。”午饭后,每个人都到外面的院子里进行了更多的交谈。然后泰勒去了他的办公室,拿了五张打印纸回来,给了这些人每人一张。上面是一张简单的五线图,泰勒的要价就在上面。对于泰勒来说,这可以追溯到他从马夫-沃尔芬森和哈维-拉特纳手中买下森林狼队的时候。在那次会议上,他在一张黄色的便笺簿上写下了他的提议。没有装饰,没有装订,只有一张纸。那一次的出价为8800万美元。而这次是15亿美元,也写在一张纸上,从他在曼卡托的泰勒公司办公室传真到他在那普勒斯的私人办公室。“马克,如果我是你,那么我想知道的第一件事是,‘格伦是怎么拿到15亿美元的,’”泰勒当天告诉洛尔,“老实说,马克,我就是想要那笔钱。”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好吧。”“我想其他任何处于该职位的人都会说,‘OK,这是你的初始报价。现在我将进入交易模式并进行谈判,从中分得一杯羹,“洛尔说,”他说的是真心话。他说我只是在说实话。我不想为球队争取最大的利益。这是一个合理的价格,也是我所追求的。”洛尔和罗德里格斯讨论了这件事,之后开始努力让事情达成。他们知道这个数字对泰勒很重要。他们也知道泰勒可能已经80岁了,来自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但他不应该被低估或不被尊重。“有时候,作为交易者,你真的需要忖度何时该接受现有条款,何时该进行谈判,”洛尔表示,“在那种情况下,正确的决定就是接受现有的条款。”这正是泰勒一直想听到的。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洛尔、罗德里格斯、卡森和谭克开始着手敲定交易的细节。到那个星期的周四,也就是洛尔拜访泰勒的三天之后,他们已经达成了一项经济框架协议。“我们就是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泰勒说,“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要做什么,那些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和律师们一起工作时,他们都能解决这些问题。没有任何争论或分歧。有些人就是想在某些问题上斤斤计较,把你逼死,而且最后不会给你一分一厘的。但他们不是那样做事的。这确实是一种很好的做生意方式。”4月9日、星期五上午,卡森和谭克向泰勒和他的律师格雷格-杰克逊提交了初步框架。在寻求交易长达9年之后,泰勒对卡森说:“如果这些人愿意做这件事,那么我将置身其中。”“值得赞扬的是,马克和亚历克斯从来没有偏离或动摇过,”卡森说,“他们说他们想做一笔交易,他们希望这对你有利。他们想成为你的合作伙伴、向你学习,那么你需要什么样的交易才能实现这一目标呢?”直到那时,罗德里格斯和洛尔才开始告诉他们周围的人,他们是多么接近于买下森林狼和山猫。从那时起,双方的律师和顾问都参与了起草正式文件的工作。从与泰勒的第一次通话开始,到敲定一笔15亿美元的交易,本来为期两年半的特殊事情最后用了:12天。“关键是有这么多人参与谈判,他们不得不展开反击,”罗德里格斯说,“如果他们不反抗,他们就不会自我感觉良好。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的一点是,我们相信他。我们想出了一个合理的价格,很快就开始跟进。”但还有一个步骤要走。罗德里格斯还没有与泰勒面对面交谈过,当时他正在完成在乔治亚州奥古斯塔举行的高尔夫大师赛的文书工作。他觉得亲自飞到那普勒斯完成这件事很重要。“哦哟,亚历克斯,你不穿细条纹的衣服我都认不出你了,”罗德里格斯来的时候泰勒开玩笑说。这是泰勒打破僵局的方式。罗德里格斯在纽约洋基队的表现当然引起了争议,但他在对阵明尼苏达双城队时的表现可谓令本地主队痛恨。从2004年开始,明尼苏达双城队已经遭遇了季后赛18连败,其中十三场是输给洋基队的。泰勒开玩笑地告诉他,当洋基队对阵双城队时,他总是罗德里格斯的对头,但他也想了解一下后者完整的职业生涯,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对所有事情都很坦率,”泰勒说。一个关于泰勒的经典故事可以追溯到他最初收购球队时的谈判。在谈判即将结束的时候,时任总裁大卫-斯特恩派了一个名叫亚当-肖华的僚机去明尼阿波利斯调查泰勒的收购是否合法。肖华来到泰勒从曼卡托进城时租的一间小旅馆房间。它太小了,以至于肖华和泰勒打电话给斯特恩时不得不一起坐在床上。通话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他们靠在枕头上,搁起脚休息了。“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像在看书一样坐在床的两边,同彼此以及大卫-斯特恩交谈,”肖华去年告诉the Athletic,”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跟大卫-斯特恩谈交易。”历史能否在罗德里格斯身上重演?“我告诉了他们这个故事,”泰勒说,“这是我们最接近的结果了。”罗德里格斯沉浸在这一切之中,并向泰勒重申他是多么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向他学习。他和洛尔都是超级体育迷,但他们才刚刚开始了解NBA的错综复杂,从业务到名册再到劳资协议。“他让我想起了一个大学教授,一个拥有所有信息并愿意向前更进一步的人,”罗德里格斯说,“从一开始起,我就觉得我们的愿景是一致的,他想成为合作伙伴。和他打交道很愉快。”洛尔在罗德里格斯来之前就签了文件,于是泰勒和罗德里格斯得以在那不勒斯的餐桌上完成这一过程。最终,泰勒不仅对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财务状况感到满意,而且对他们的领导风格、对森林狼和山猫的愿景以及他们共同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感到满意。“对我来说,他们在不同情况下如何对待别人至关重要,”泰勒表示,“当你问这样的问题,比如你是如何取得现在的成就的?你冒了什么风险?这两个人都是冒着风险才走到今天的。虽然是完全不同的风险,但他们是冒着风险走到今天的。我对此很了解,因为我自己也冒过险,没有什么事情是注定的。这类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些人很感兴趣,并且认为自己可以与他们合作。”谭克确信,在泰勒的家里会面两次的决定是最终达成协议的原因。这听起来可能很老套,但泰勒一直喜欢这样。作为联盟30支球队中仅存的几只要出售的球队之一,他可以承受得起苛刻的要求。“每个人都关注的是过程是什么,而不是谁,”谭克说,“马克和亚历克斯对“谁”很感兴趣,同时想知道对格伦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为什么格伦还没找到合适的搭档?为什么球队还没有被卖掉?他们真的很好奇是“谁”和为什么,而不仅仅是过程是什么。”虽然罗德里格斯和洛尔可能现在只持有球队20%的股份,但他们正计划快马加鞭地开展工作。他们将与卡森和谭克就他们想立即实施的任何改革进行合作,而泰勒将拥有最终发言权。人们指望着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为这个试图冲击双城体育体系的组织带来新的活力和视角。“这是一个伟大的想法,”谭克说,“要彻底改造球队,就必须大胆。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能找到比马克-洛尔和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更大胆或更具变革性的手笔,这成为了这一周余下时间的一个很好的起点。”他们已经计划将先进的技术引入到标靶中心的球迷体验中。但洛尔说,他们还会仔细研究球队的其他方面。他们研究了其他的球队和管理团队,并注意到新的所有者往往会因为太过激进而在早期犯错误。他们不觉得有必要匆匆忙忙,因为他们打算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格伦执掌这个球队近30年,我们也有类似的想法,”洛尔说,“在接下来的30年里,我们将拥有这支球队。我们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坦率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做出所有的决定。”随着卡尔-安东尼-唐斯和德安吉洛-拉塞尔完全康复、主教练克里斯-芬奇建立了自己的战术体系、安东尼-爱德华兹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得分威胁人物,两位新管理者加入了这支球队。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自由球员市场上的表现一直很低调,看来他们倘若要想在本赛季从西部第13名的位置进入季后赛,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内部实力的提升。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两个待定管理者的加入变得更加重要。格伦和贝基在比赛期间仍然会坐在场边,但疫情协议导致他们与球队的直接互动减少了。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将介入球队的日常运作,努力推动球队前进。“我需要球队有雄心壮志,因为我并非每天都在那里领导他们,”泰勒说,“你希望有人像你一样相信我们可以壮大这只球队,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对目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满意。”罗德里格斯和洛尔计划下周前往拉斯维加斯出席夏季联赛,这是他们获得董事会批准后首次以NBA老板的身份正式亮相。在斯普林菲尔德的礼堂里,KG在名人堂发表演讲时,他们俩感觉就像主人一样。这足以让洛尔的喉咙哽咽,因为他想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首先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然后是拥有一支球队。“对亚历克斯来说,这个梦想实现了。但对我来说却不是这样。”洛尔说道,“我个子有点矮,也不太喜欢运动。一旦你意识到成为运动员是不可能的,下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是‘好吧,那我想在某一天拥有一支球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会透过镜头想,而那种轻率的感觉在我长大后又回来了。我可以说,‘哇,如果我能告诉十几岁的自己我有这个梦想,而且总有一天它会实现,我绝对不会相信。’”在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市,当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和马克-洛尔聚精会神地听着凯文-加内特在他们面前的舞台上发表入选名人堂的演讲时,他们发现自己被NBA的传奇人物包围了。就在两天前,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与格伦-泰勒签署了文件,制定了一份接管计划,这两位来自纽约的朋友最终将成为明尼苏达森林狼和山猫的大股东。这是一场旋风式的谈判。他们在3月份发的一条短信打开了谈判的大门;4月份与泰勒进行了两次面对面的会谈之后确认了这笔交易,5月份则进行了一些最后谈判,在令人头晕目眩的45天内敲定了一笔15亿美元的交易。他们现在坐在这里,听着森林狼的偶像人物感谢前任教练凯文-麦克海尔、已故的菲利普斯-桑德斯,他最喜欢的一些队友,以及重建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承诺。他们当时就明白了:他们现在代表的是一支已经以加内特为代名词的球队。尽管这支球队现在同加内特的关系很紧张,而他们准备成为加内特至今仍深爱着的那个城市的管理者。“凯文-加内特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我们看着对方说,‘你能相信吗?’我们是两个来自纽约的孩子,从最底层开始,现在我们是这个团队的一员,”罗德里格斯告诉《Athletic》。“我们都同时感觉到,”洛尔说,“我们俩都受到了心灵的冲击。我们看着对方,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我们在这里。我们是主人。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当晚早些时候,他们与NBA总裁亚当-萧华进行了交谈,这是对这对尚未得到联盟理事会批准(7月份上任)的搭档的非正式欢迎。那天晚上,洛尔并不是那种以数百万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的价格建立和出售企业、谈论用改良资本主义建设“未来之城”的企业家。罗德里格斯也不是那个在打球期间打出全垒打、引发争议的前洋基队球员。他曾与詹妮弗-洛佩兹订婚,退休后改头换面,成为一名商人和播音员。他们现在只是两个眼冒金星的朋友,正高兴地自拍,准备加入NBA球队的游戏以寻求刺激。“亚当-萧华来了,他非常慷慨,”“罗德里格斯说道,“我们一起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我们的妈妈和孩子们。那一刻对我来说就像,‘哦,天哪,这他妈的就要发生了。’”从表面上看,一支由NBA仅存的老东家之一掌管的明尼苏达篮球队,与一位有远见的科技巨头、一位两极分化的前棒球明星联姻,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格伦-泰勒相信,他已经找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两个搭档——年轻、精力充沛、好胜——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多。“当你和他们握手时,你只是觉得你已经达成了协议;而有时当你和别人握手时,我就会在揣摩他们是否会同意。”格伦-泰勒说,“但我真的很有信心。他们做生意的方式和我做生意的方式非常相似。”当森林狼和山猫的球迷们对这两支球队在双子城的未来感到揪心的时候,洛尔和罗德里格斯表示,他们和泰勒最大的共同点是对明尼阿波利斯市场所持有的信念。“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融入当地。我们都想在那里找个地方住。我们会在明尼苏达州待很长时间。”洛尔说,“我们要去了解这些人、球迷们和商界。这是一个伟大的城市。真的再兴奋不过了。”罗德里格斯称双子城是NBA第13大的媒体市场,这在他们眼中是“一笔巨大的资产”,因为他们正在考虑收购森林狼队和山猫队的利弊。“马克和我都喜欢这个小镇。从长远来看,我们的愿景是明尼苏达一路走下去,”罗德里格斯说,“我们爱它。我们认为在这有巨大的好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城市,我们认为这是绝佳的将人们聚在一起社交的机会。”罗德里格斯称明尼阿波利斯是他棒球生涯中最喜欢访问的城市,但他与明尼阿波利斯的关系还不止于此。他曾是市中心钱伯斯酒店的投资者,并表示在过去20年里,他在该地区投资了“几千套”公寓。洛尔和他在生意往来上也有联系。即使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确实想要让球队搬迁,他们至少还要再过两年才会这么做。他们现在已经投资了最初的2.5亿美元,并将在未来两年用另外两个看涨期权来增加持股。在那之前,泰勒还在执掌球队。但是罗德里格斯和洛尔甚至在他们拥有球队大部分之前就能对球队的发展方向产生重大影响,他们说明尼苏达就是他们想要去的地方。至于标靶中心,现在仍有一份将持续到2034-35赛季的租约。“我认为它是这个国家最被低估的城市之一,”罗德里格斯说。“那里的夏天,那里的湖泊,几年前我们只是去那里看超级碗。我真的很兴奋。如果是去别的地方,我觉得马克和我不会敲定交易的。我们当然不会像现在这么兴奋了。”泰勒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他在整个过程中发表的对于把森林狼留在明尼苏达的信心。尽管泰勒非常信任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但言语上也只能到此为止。泰勒还认为,NBA已经完全相信双城市场。与其搬迁森林狼队并打破直到2035年的标靶中心的租约相比,他们更愿意向西雅图或其他地方新建球队。泰勒在1994年挽救了球队,对他来说,与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合作是多年来寻找接班人的结果。与其他几家潜在买家的谈判过程时断时续,但他跟洛尔与罗德里格斯最终达成了协议。4月10日,当他们在泰勒那座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的冬季居所里签署这些文件时,这位长老东家说他有一种感觉,他的搜寻终于结束了。“我感觉很好,”泰勒说,“在那之前的一切都像是,‘我认为这些人真的会这么做。我希望他们能。’”他们可以这么做,也确实这么做了。3月27日,森林狼的首席执行官伊森-卡森的手机响了,他将手伸进口袋,发现了里德-伯格曼发来的一条短信。伯格曼是VaynerTalent的总裁和执行合伙人,该公司是连续创业家加里-维纳查克媒体帝国的一部分。多年来,伯格曼和卡森曾有过交集。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2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Hewing酒店举行的VaynerMedia活动上。“还在出售球队吗?”短信上写道,“如果还没完成,我有个有趣的想法想告诉你。”伯格曼是罗德里格斯和洛尔的朋友,后者去年夏天曾与洛佩兹合作试图收购纽约大都会队。伯格曼告诉卡森,他认为罗德里格斯和洛尔会很适合明尼苏达,NBA更适合他们的感觉。泰勒对这个讨论持开放态度。两天后,卡森与罗德里格斯和洛尔通了会议电话,洛尔请求准许他对森林狼队进行冷静的分析,毕竟这支球队自2004年以来只进过一次季后赛。这里没有什么言外之意。虽然山猫队是WNBA的一流球队,但森林狼队确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由于战绩不佳,再加上新冠疫情,球队季票售出的数量正在减少。在饱和的体育市场内,电视收视率下降,企业赞助也越来越难获得。同时,这个体育馆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卡森说,当他阐述这些挑战时,他注意到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兴趣愈变愈浓。“我爱这个挑战,”罗德里格斯不停地说,“我爱这个挑战。”其他试图购买森林狼的团队在窥探幕后时表达了保留意见。而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已经联手投资了各种业务,他们毫不气馁。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支成长型的股票。这支球队的收入接近联盟最底层,但在媒体市场上仍位于中间位置。同时,该地区拥有一些财富500强企业,为合作提供了机会。“我们很早就注意到,马克和亚历克斯真的抓住了这个机遇带来的挑战,” 森林狼的首席运营瑞安-谭克说,“除了关心别人,了解格伦和贝基之外,他们还喜欢我们面前的攀爬活动。”3月30日,泰勒、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参加了电话会议,互相感受彼此。三个人很合得来,然后事情就开始加速了。总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整个冬天停滞不前的出售过程在春天开始看到了解冻的萌芽。克利夫兰布朗队的老板吉米-哈斯勒姆,前NBA球员阿隆-阿弗拉洛和最终买下犹他爵士队的瑞安-史密斯,都是开始寻找机会的几个团队中的成员。洛尔和罗德里格斯随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最终将对他们完成交易起到重要作用。在与泰勒进行了初步交谈后,两人表示,他们需要与泰勒和他的妻子贝基面对面继续讨论。根据他们的研究,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知道泰勒更喜欢用私人的方式做生意。对于森林狼队和山猫队,他们都采取了这一方式。泰勒夫妇认为这两支球队不仅仅是一场生意。这是他们自身的一部分,也是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带给这座城市的礼物。毕竟当年森林狼进入联盟五年后差点搬到新奥尔良,那时候的老板陷入了可怕的财政困境。就在此危难关头,泰勒突然从天而降买下了球队。泰勒于2012年就开始寻找接班人了。在此过程中,一些有兴趣的团队在谈判结束时认为泰勒从来没有真正想要出售。首先,他倾向于先让一个买家作为少数股东入主,并在泰勒移交控制权之前的几年里担任副总裁。最近,一些探索收购想法的人认为,只要谈判进展顺利,泰勒就会改变这种条款。“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球队,但我现在想试着卖掉它了,”泰勒说,“我喜欢它,我很喜欢它。所以我要么按我的方式去做,否则我就不去做。”泰勒的方法中很大一部分是让事情简单化,连律师也不需要。他依靠的是面对面的互动和人际关系。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也希望如此,所以他们开始计划去拜访泰勒。虽然日程安排上的冲突使他们不能同时前往,但是利用他们早期谈话所产生的紧迫性促使洛尔飞往那不勒斯,在4月5日同泰勒进行第一次会面。“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尽早建立相互信任,了解他和贝基,”洛尔说,“我们当时在他家。我们知道了他住在哪里、怎么生活。我们也分享了很多我们成长的背景。”乍一看,80岁高龄的泰勒,一个靠在耕作、农业上建立名声并以常驻曼卡托(一座拥有42000人口的城市,距双子城约90分钟车程)为豪的人,和50岁的洛尔和46岁的罗德里格斯,这两个有着国际品味的城里人,在他们身上很难看得出相似之处。但卡森观察得越仔细,就越开始发现一些可以让合作成功的共同点。“当他们聚在一起分享个人旅程时,有一件事立刻就显而易见了,”卡森说,“他们都来自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尽管隔着辈分。虽然格伦-泰勒得目标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交易框架,但他也同样有动力去寻找那些能微妙地让他想起自己的合作伙伴。”洛尔午餐大多时候都喜欢吃寿司。但当他到达泰勒的冬季住所时,他发现贝基-泰勒正在烤架上做芝士汉堡,甜点是土豆沙拉和酸橙派。卡森和谭克,泰勒最信任的两个忠实盟友也在那里,于是揭开层层迷雾寻找共同点的过程开始了。泰勒和洛尔都在普通家庭中长大,年轻时都曾上过跑道,他们各自分享了自己的运动生涯。“我们都是短距离和低跨栏选手,”泰勒说,“我们发现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情,但这可能与我们的身体结构有关。我们都不是最高的家伙。这都是些琐碎小事,但和那些和我们有同样经历的人交谈很有趣。”泰勒分享了他在NBA掌管的经历,包括他如何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并告诉洛尔他正在寻找合作伙伴。洛尔分享了他的一些核心价值观,并谈到了在球队内部建立关系的重要性,以及要学习泰勒在联盟待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经验。他告诉泰勒,他和罗德里格斯更喜欢一个让他们逐渐承担主要所有者角色的时间表。“我们都有一套共同的价值观,”洛尔说,“真是太好了。这无关律师,这与银行家没有关系,这是主角面对主角,这涉及到信任。我们都易受影响,我们分享事物,我们是开放的。我们也没有把它当成一笔典型的私人股本交易。”午饭后,每个人都到外面的院子里进行了更多的交谈。然后泰勒去了他的办公室,拿了五张打印纸回来,给了这些人每人一张。上面是一张简单的五线图,泰勒的要价就在上面。对于泰勒来说,这可以追溯到他从马夫-沃尔芬森和哈维-拉特纳手中买下森林狼队的时候。在那次会议上,他在一张黄色的便笺簿上写下了他的提议。没有装饰,没有装订,只有一张纸。那一次的出价为8800万美元。而这次是15亿美元,也写在一张纸上,从他在曼卡托的泰勒公司办公室传真到他在那普勒斯的私人办公室。“马克,如果我是你,那么我想知道的第一件事是,‘格伦是怎么拿到15亿美元的,’”泰勒当天告诉洛尔,“老实说,马克,我就是想要那笔钱。”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好吧。”“我想其他任何处于该职位的人都会说,‘OK,这是你的初始报价。现在我将进入交易模式并进行谈判,从中分得一杯羹,“洛尔说,”他说的是真心话。他说我只是在说实话。我不想为球队争取最大的利益。这是一个合理的价格,也是我所追求的。”洛尔和罗德里格斯讨论了这件事,之后开始努力让事情达成。他们知道这个数字对泰勒很重要。他们也知道泰勒可能已经80岁了,来自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但他不应该被低估或不被尊重。“有时候,作为交易者,你真的需要忖度何时该接受现有条款,何时该进行谈判,”洛尔表示,“在那种情况下,正确的决定就是接受现有的条款。”这正是泰勒一直想听到的。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洛尔、罗德里格斯、卡森和谭克开始着手敲定交易的细节。到那个星期的周四,也就是洛尔拜访泰勒的三天之后,他们已经达成了一项经济框架协议。“我们就是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泰勒说,“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要做什么,那些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和律师们一起工作时,他们都能解决这些问题。没有任何争论或分歧。有些人就是想在某些问题上斤斤计较,把你逼死,而且最后不会给你一分一厘的。但他们不是那样做事的。这确实是一种很好的做生意方式。”4月9日、星期五上午,卡森和谭克向泰勒和他的律师格雷格-杰克逊提交了初步框架。在寻求交易长达9年之后,泰勒对卡森说:“如果这些人愿意做这件事,那么我将置身其中。”“值得赞扬的是,马克和亚历克斯从来没有偏离或动摇过,”卡森说,“他们说他们想做一笔交易,他们希望这对你有利。他们想成为你的合作伙伴、向你学习,那么你需要什么样的交易才能实现这一目标呢?”直到那时,罗德里格斯和洛尔才开始告诉他们周围的人,他们是多么接近于买下森林狼和山猫。从那时起,双方的律师和顾问都参与了起草正式文件的工作。从与泰勒的第一次通话开始,到敲定一笔15亿美元的交易,本来为期两年半的特殊事情最后用了:12天。“关键是有这么多人参与谈判,他们不得不展开反击,”罗德里格斯说,“如果他们不反抗,他们就不会自我感觉良好。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的一点是,我们相信他。我们想出了一个合理的价格,很快就开始跟进。”但还有一个步骤要走。罗德里格斯还没有与泰勒面对面交谈过,当时他正在完成在乔治亚州奥古斯塔举行的高尔夫大师赛的文书工作。他觉得亲自飞到那普勒斯完成这件事很重要。“哦哟,亚历克斯,你不穿细条纹的衣服我都认不出你了,”罗德里格斯来的时候泰勒开玩笑说。这是泰勒打破僵局的方式。罗德里格斯在纽约洋基队的表现当然引起了争议,但他在对阵明尼苏达双城队时的表现可谓令本地主队痛恨。从2004年开始,明尼苏达双城队已经遭遇了季后赛18连败,其中十三场是输给洋基队的。泰勒开玩笑地告诉他,当洋基队对阵双城队时,他总是罗德里格斯的对头,但他也想了解一下后者完整的职业生涯,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对所有事情都很坦率,”泰勒说。一个关于泰勒的经典故事可以追溯到他最初收购球队时的谈判。在谈判即将结束的时候,时任总裁大卫-斯特恩派了一个名叫亚当-肖华的僚机去明尼阿波利斯调查泰勒的收购是否合法。肖华来到泰勒从曼卡托进城时租的一间小旅馆房间。它太小了,以至于肖华和泰勒打电话给斯特恩时不得不一起坐在床上。通话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他们靠在枕头上,搁起脚休息了。“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像在看书一样坐在床的两边,同彼此以及大卫-斯特恩交谈,”肖华去年告诉the Athletic,”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跟大卫-斯特恩谈交易。”历史能否在罗德里格斯身上重演?“我告诉了他们这个故事,”泰勒说,“这是我们最接近的结果了。”罗德里格斯沉浸在这一切之中,并向泰勒重申他是多么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向他学习。他和洛尔都是超级体育迷,但他们才刚刚开始了解NBA的错综复杂,从业务到名册再到劳资协议。“他让我想起了一个大学教授,一个拥有所有信息并愿意向前更进一步的人,”罗德里格斯说,“从一开始起,我就觉得我们的愿景是一致的,他想成为合作伙伴。和他打交道很愉快。”洛尔在罗德里格斯来之前就签了文件,于是泰勒和罗德里格斯得以在那不勒斯的餐桌上完成这一过程。最终,泰勒不仅对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财务状况感到满意,而且对他们的领导风格、对森林狼和山猫的愿景以及他们共同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感到满意。“对我来说,他们在不同情况下如何对待别人至关重要,”泰勒表示,“当你问这样的问题,比如你是如何取得现在的成就的?你冒了什么风险?这两个人都是冒着风险才走到今天的。虽然是完全不同的风险,但他们是冒着风险走到今天的。我对此很了解,因为我自己也冒过险,没有什么事情是注定的。这类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些人很感兴趣,并且认为自己可以与他们合作。”谭克确信,在泰勒的家里会面两次的决定是最终达成协议的原因。这听起来可能很老套,但泰勒一直喜欢这样。作为联盟30支球队中仅存的几只要出售的球队之一,他可以承受得起苛刻的要求。“每个人都关注的是过程是什么,而不是谁,”谭克说,“马克和亚历克斯对“谁”很感兴趣,同时想知道对格伦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为什么格伦还没找到合适的搭档?为什么球队还没有被卖掉?他们真的很好奇是“谁”和为什么,而不仅仅是过程是什么。”虽然罗德里格斯和洛尔可能现在只持有球队20%的股份,但他们正计划快马加鞭地开展工作。他们将与卡森和谭克就他们想立即实施的任何改革进行合作,而泰勒将拥有最终发言权。人们指望着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为这个试图冲击双城体育体系的组织带来新的活力和视角。“这是一个伟大的想法,”谭克说,“要彻底改造球队,就必须大胆。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能找到比马克-洛尔和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更大胆或更具变革性的手笔,这成为了这一周余下时间的一个很好的起点。”他们已经计划将先进的技术引入到标靶中心的球迷体验中。但洛尔说,他们还会仔细研究球队的其他方面。他们研究了其他的球队和管理团队,并注意到新的所有者往往会因为太过激进而在早期犯错误。他们不觉得有必要匆匆忙忙,因为他们打算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格伦执掌这个球队近30年,我们也有类似的想法,”洛尔说,“在接下来的30年里,我们将拥有这支球队。我们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坦率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做出所有的决定。”随着卡尔-安东尼-唐斯和德安吉洛-拉塞尔完全康复、主教练克里斯-芬奇建立了自己的战术体系、安东尼-爱德华兹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得分威胁人物,两位新管理者加入了这支球队。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自由球员市场上的表现一直很低调,看来他们倘若要想在本赛季从西部第13名的位置进入季后赛,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内部实力的提升。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两个待定管理者的加入变得更加重要。格伦和贝基在比赛期间仍然会坐在场边,但疫情协议导致他们与球队的直接互动减少了。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将介入球队的日常运作,努力推动球队前进。“我需要球队有雄心壮志,因为我并非每天都在那里领导他们,”泰勒说,“你希望有人像你一样相信我们可以壮大这只球队,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对目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满意。”罗德里格斯和洛尔计划下周前往拉斯维加斯出席夏季联赛,这是他们获得董事会批准后首次以NBA老板的身份正式亮相。在斯普林菲尔德的礼堂里,KG在名人堂发表演讲时,他们俩感觉就像主人一样。这足以让洛尔的喉咙哽咽,因为他想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首先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然后是拥有一支球队。“对亚历克斯来说,这个梦想实现了。但对我来说却不是这样。”洛尔说道,“我个子有点矮,也不太喜欢运动。一旦你意识到成为运动员是不可能的,下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是‘好吧,那我想在某一天拥有一支球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会透过镜头想,而那种轻率的感觉在我长大后又回来了。我可以说,‘哇,如果我能告诉十几岁的自己我有这个梦想,而且总有一天它会实现,我绝对不会相信。’”QQQQ空间微博微信扫一扫分享这些回帖亮了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进不了mlb名人堂 不得找个机会进nba名人堂?进不了mlb名人堂 不得找个机会进nba名人堂?辛苦了,赶紧退21号球衣吧辛苦了,赶紧退21号球衣吧全部回帖辛苦了,赶紧退21号球衣吧辛苦了,赶紧退21号球衣吧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真便宜,现在一个牌照也要15亿,相当于15亿买个牌照,球队球员球馆设施都是送的真便宜,现在一个牌照也要15亿,相当于15亿买个牌照,球队球员球馆设施都是送的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确实不配🤓确实不配🤓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进不了mlb名人堂 不得找个机会进nba名人堂?进不了mlb名人堂 不得找个机会进nba名人堂?非常好的译文,都是高手,時機成熟時非常好的译文,都是高手,時機成熟時高亮必有KG高亮必有KG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沪B2-20120042沪ICP备05037078号-13Copyright © 2019 HUPU All Rights Reserved. 虎扑公司 版权所有下载虎扑返回旧版意见反馈回到顶部在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市,当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和马克-洛尔聚精会神地听着凯文-加内特在他们面前的舞台上发表入选名人堂的演讲时,他们发现自己被NBA的传奇人物包围了。就在两天前,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与格伦-泰勒签署了文件,制定了一份接管计划,这两位来自纽约的朋友最终将成为明尼苏达森林狼和山猫的大股东。这是一场旋风式的谈判。他们在3月份发的一条短信打开了谈判的大门;4月份与泰勒进行了两次面对面的会谈之后确认了这笔交易,5月份则进行了一些最后谈判,在令人头晕目眩的45天内敲定了一笔15亿美元的交易。他们现在坐在这里,听着森林狼的偶像人物感谢前任教练凯文-麦克海尔、已故的菲利普斯-桑德斯,他最喜欢的一些队友,以及重建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承诺。他们当时就明白了:他们现在代表的是一支已经以加内特为代名词的球队。尽管这支球队现在同加内特的关系很紧张,而他们准备成为加内特至今仍深爱着的那个城市的管理者。“凯文-加内特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我们看着对方说,‘你能相信吗?’我们是两个来自纽约的孩子,从最底层开始,现在我们是这个团队的一员,”罗德里格斯告诉《Athletic》。“我们都同时感觉到,”洛尔说,“我们俩都受到了心灵的冲击。我们看着对方,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我们在这里。我们是主人。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当晚早些时候,他们与NBA总裁亚当-萧华进行了交谈,这是对这对尚未得到联盟理事会批准(7月份上任)的搭档的非正式欢迎。那天晚上,洛尔并不是那种以数百万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的价格建立和出售企业、谈论用改良资本主义建设“未来之城”的企业家。罗德里格斯也不是那个在打球期间打出全垒打、引发争议的前洋基队球员。他曾与詹妮弗-洛佩兹订婚,退休后改头换面,成为一名商人和播音员。他们现在只是两个眼冒金星的朋友,正高兴地自拍,准备加入NBA球队的游戏以寻求刺激。“亚当-萧华来了,他非常慷慨,”“罗德里格斯说道,“我们一起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我们的妈妈和孩子们。那一刻对我来说就像,‘哦,天哪,这他妈的就要发生了。’”从表面上看,一支由NBA仅存的老东家之一掌管的明尼苏达篮球队,与一位有远见的科技巨头、一位两极分化的前棒球明星联姻,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格伦-泰勒相信,他已经找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两个搭档——年轻、精力充沛、好胜——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多。“当你和他们握手时,你只是觉得你已经达成了协议;而有时当你和别人握手时,我就会在揣摩他们是否会同意。”格伦-泰勒说,“但我真的很有信心。他们做生意的方式和我做生意的方式非常相似。”当森林狼和山猫的球迷们对这两支球队在双子城的未来感到揪心的时候,洛尔和罗德里格斯表示,他们和泰勒最大的共同点是对明尼阿波利斯市场所持有的信念。“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融入当地。我们都想在那里找个地方住。我们会在明尼苏达州待很长时间。”洛尔说,“我们要去了解这些人、球迷们和商界。这是一个伟大的城市。真的再兴奋不过了。”罗德里格斯称双子城是NBA第13大的媒体市场,这在他们眼中是“一笔巨大的资产”,因为他们正在考虑收购森林狼队和山猫队的利弊。“马克和我都喜欢这个小镇。从长远来看,我们的愿景是明尼苏达一路走下去,”罗德里格斯说,“我们爱它。我们认为在这有巨大的好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城市,我们认为这是绝佳的将人们聚在一起社交的机会。”罗德里格斯称明尼阿波利斯是他棒球生涯中最喜欢访问的城市,但他与明尼阿波利斯的关系还不止于此。他曾是市中心钱伯斯酒店的投资者,并表示在过去20年里,他在该地区投资了“几千套”公寓。洛尔和他在生意往来上也有联系。即使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确实想要让球队搬迁,他们至少还要再过两年才会这么做。他们现在已经投资了最初的2.5亿美元,并将在未来两年用另外两个看涨期权来增加持股。在那之前,泰勒还在执掌球队。但是罗德里格斯和洛尔甚至在他们拥有球队大部分之前就能对球队的发展方向产生重大影响,他们说明尼苏达就是他们想要去的地方。至于标靶中心,现在仍有一份将持续到2034-35赛季的租约。“我认为它是这个国家最被低估的城市之一,”罗德里格斯说。“那里的夏天,那里的湖泊,几年前我们只是去那里看超级碗。我真的很兴奋。如果是去别的地方,我觉得马克和我不会敲定交易的。我们当然不会像现在这么兴奋了。”泰勒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他在整个过程中发表的对于把森林狼留在明尼苏达的信心。尽管泰勒非常信任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但言语上也只能到此为止。泰勒还认为,NBA已经完全相信双城市场。与其搬迁森林狼队并打破直到2035年的标靶中心的租约相比,他们更愿意向西雅图或其他地方新建球队。泰勒在1994年挽救了球队,对他来说,与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合作是多年来寻找接班人的结果。与其他几家潜在买家的谈判过程时断时续,但他跟洛尔与罗德里格斯最终达成了协议。4月10日,当他们在泰勒那座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的冬季居所里签署这些文件时,这位长老东家说他有一种感觉,他的搜寻终于结束了。“我感觉很好,”泰勒说,“在那之前的一切都像是,‘我认为这些人真的会这么做。我希望他们能。’”他们可以这么做,也确实这么做了。3月27日,森林狼的首席执行官伊森-卡森的手机响了,他将手伸进口袋,发现了里德-伯格曼发来的一条短信。伯格曼是VaynerTalent的总裁和执行合伙人,该公司是连续创业家加里-维纳查克媒体帝国的一部分。多年来,伯格曼和卡森曾有过交集。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2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Hewing酒店举行的VaynerMedia活动上。“还在出售球队吗?”短信上写道,“如果还没完成,我有个有趣的想法想告诉你。”伯格曼是罗德里格斯和洛尔的朋友,后者去年夏天曾与洛佩兹合作试图收购纽约大都会队。伯格曼告诉卡森,他认为罗德里格斯和洛尔会很适合明尼苏达,NBA更适合他们的感觉。泰勒对这个讨论持开放态度。两天后,卡森与罗德里格斯和洛尔通了会议电话,洛尔请求准许他对森林狼队进行冷静的分析,毕竟这支球队自2004年以来只进过一次季后赛。这里没有什么言外之意。虽然山猫队是WNBA的一流球队,但森林狼队确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由于战绩不佳,再加上新冠疫情,球队季票售出的数量正在减少。在饱和的体育市场内,电视收视率下降,企业赞助也越来越难获得。同时,这个体育馆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卡森说,当他阐述这些挑战时,他注意到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兴趣愈变愈浓。“我爱这个挑战,”罗德里格斯不停地说,“我爱这个挑战。”其他试图购买森林狼的团队在窥探幕后时表达了保留意见。而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已经联手投资了各种业务,他们毫不气馁。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支成长型的股票。这支球队的收入接近联盟最底层,但在媒体市场上仍位于中间位置。同时,该地区拥有一些财富500强企业,为合作提供了机会。“我们很早就注意到,马克和亚历克斯真的抓住了这个机遇带来的挑战,” 森林狼的首席运营瑞安-谭克说,“除了关心别人,了解格伦和贝基之外,他们还喜欢我们面前的攀爬活动。”3月30日,泰勒、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参加了电话会议,互相感受彼此。三个人很合得来,然后事情就开始加速了。总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整个冬天停滞不前的出售过程在春天开始看到了解冻的萌芽。克利夫兰布朗队的老板吉米-哈斯勒姆,前NBA球员阿隆-阿弗拉洛和最终买下犹他爵士队的瑞安-史密斯,都是开始寻找机会的几个团队中的成员。洛尔和罗德里格斯随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最终将对他们完成交易起到重要作用。在与泰勒进行了初步交谈后,两人表示,他们需要与泰勒和他的妻子贝基面对面继续讨论。根据他们的研究,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知道泰勒更喜欢用私人的方式做生意。对于森林狼队和山猫队,他们都采取了这一方式。泰勒夫妇认为这两支球队不仅仅是一场生意。这是他们自身的一部分,也是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带给这座城市的礼物。毕竟当年森林狼进入联盟五年后差点搬到新奥尔良,那时候的老板陷入了可怕的财政困境。就在此危难关头,泰勒突然从天而降买下了球队。泰勒于2012年就开始寻找接班人了。在此过程中,一些有兴趣的团队在谈判结束时认为泰勒从来没有真正想要出售。首先,他倾向于先让一个买家作为少数股东入主,并在泰勒移交控制权之前的几年里担任副总裁。最近,一些探索收购想法的人认为,只要谈判进展顺利,泰勒就会改变这种条款。“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球队,但我现在想试着卖掉它了,”泰勒说,“我喜欢它,我很喜欢它。所以我要么按我的方式去做,否则我就不去做。”泰勒的方法中很大一部分是让事情简单化,连律师也不需要。他依靠的是面对面的互动和人际关系。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也希望如此,所以他们开始计划去拜访泰勒。虽然日程安排上的冲突使他们不能同时前往,但是利用他们早期谈话所产生的紧迫性促使洛尔飞往那不勒斯,在4月5日同泰勒进行第一次会面。“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尽早建立相互信任,了解他和贝基,”洛尔说,“我们当时在他家。我们知道了他住在哪里、怎么生活。我们也分享了很多我们成长的背景。”乍一看,80岁高龄的泰勒,一个靠在耕作、农业上建立名声并以常驻曼卡托(一座拥有42000人口的城市,距双子城约90分钟车程)为豪的人,和50岁的洛尔和46岁的罗德里格斯,这两个有着国际品味的城里人,在他们身上很难看得出相似之处。但卡森观察得越仔细,就越开始发现一些可以让合作成功的共同点。“当他们聚在一起分享个人旅程时,有一件事立刻就显而易见了,”卡森说,“他们都来自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尽管隔着辈分。虽然格伦-泰勒得目标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交易框架,但他也同样有动力去寻找那些能微妙地让他想起自己的合作伙伴。”洛尔午餐大多时候都喜欢吃寿司。但当他到达泰勒的冬季住所时,他发现贝基-泰勒正在烤架上做芝士汉堡,甜点是土豆沙拉和酸橙派。卡森和谭克,泰勒最信任的两个忠实盟友也在那里,于是揭开层层迷雾寻找共同点的过程开始了。泰勒和洛尔都在普通家庭中长大,年轻时都曾上过跑道,他们各自分享了自己的运动生涯。“我们都是短距离和低跨栏选手,”泰勒说,“我们发现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情,但这可能与我们的身体结构有关。我们都不是最高的家伙。这都是些琐碎小事,但和那些和我们有同样经历的人交谈很有趣。”泰勒分享了他在NBA掌管的经历,包括他如何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并告诉洛尔他正在寻找合作伙伴。洛尔分享了他的一些核心价值观,并谈到了在球队内部建立关系的重要性,以及要学习泰勒在联盟待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经验。他告诉泰勒,他和罗德里格斯更喜欢一个让他们逐渐承担主要所有者角色的时间表。“我们都有一套共同的价值观,”洛尔说,“真是太好了。这无关律师,这与银行家没有关系,这是主角面对主角,这涉及到信任。我们都易受影响,我们分享事物,我们是开放的。我们也没有把它当成一笔典型的私人股本交易。”午饭后,每个人都到外面的院子里进行了更多的交谈。然后泰勒去了他的办公室,拿了五张打印纸回来,给了这些人每人一张。上面是一张简单的五线图,泰勒的要价就在上面。对于泰勒来说,这可以追溯到他从马夫-沃尔芬森和哈维-拉特纳手中买下森林狼队的时候。在那次会议上,他在一张黄色的便笺簿上写下了他的提议。没有装饰,没有装订,只有一张纸。那一次的出价为8800万美元。而这次是15亿美元,也写在一张纸上,从他在曼卡托的泰勒公司办公室传真到他在那普勒斯的私人办公室。“马克,如果我是你,那么我想知道的第一件事是,‘格伦是怎么拿到15亿美元的,’”泰勒当天告诉洛尔,“老实说,马克,我就是想要那笔钱。”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好吧。”“我想其他任何处于该职位的人都会说,‘OK,这是你的初始报价。现在我将进入交易模式并进行谈判,从中分得一杯羹,“洛尔说,”他说的是真心话。他说我只是在说实话。我不想为球队争取最大的利益。这是一个合理的价格,也是我所追求的。”洛尔和罗德里格斯讨论了这件事,之后开始努力让事情达成。他们知道这个数字对泰勒很重要。他们也知道泰勒可能已经80岁了,来自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但他不应该被低估或不被尊重。“有时候,作为交易者,你真的需要忖度何时该接受现有条款,何时该进行谈判,”洛尔表示,“在那种情况下,正确的决定就是接受现有的条款。”这正是泰勒一直想听到的。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洛尔、罗德里格斯、卡森和谭克开始着手敲定交易的细节。到那个星期的周四,也就是洛尔拜访泰勒的三天之后,他们已经达成了一项经济框架协议。“我们就是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泰勒说,“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要做什么,那些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和律师们一起工作时,他们都能解决这些问题。没有任何争论或分歧。有些人就是想在某些问题上斤斤计较,把你逼死,而且最后不会给你一分一厘的。但他们不是那样做事的。这确实是一种很好的做生意方式。”4月9日、星期五上午,卡森和谭克向泰勒和他的律师格雷格-杰克逊提交了初步框架。在寻求交易长达9年之后,泰勒对卡森说:“如果这些人愿意做这件事,那么我将置身其中。”“值得赞扬的是,马克和亚历克斯从来没有偏离或动摇过,”卡森说,“他们说他们想做一笔交易,他们希望这对你有利。他们想成为你的合作伙伴、向你学习,那么你需要什么样的交易才能实现这一目标呢?”直到那时,罗德里格斯和洛尔才开始告诉他们周围的人,他们是多么接近于买下森林狼和山猫。从那时起,双方的律师和顾问都参与了起草正式文件的工作。从与泰勒的第一次通话开始,到敲定一笔15亿美元的交易,本来为期两年半的特殊事情最后用了:12天。“关键是有这么多人参与谈判,他们不得不展开反击,”罗德里格斯说,“如果他们不反抗,他们就不会自我感觉良好。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的一点是,我们相信他。我们想出了一个合理的价格,很快就开始跟进。”但还有一个步骤要走。罗德里格斯还没有与泰勒面对面交谈过,当时他正在完成在乔治亚州奥古斯塔举行的高尔夫大师赛的文书工作。他觉得亲自飞到那普勒斯完成这件事很重要。“哦哟,亚历克斯,你不穿细条纹的衣服我都认不出你了,”罗德里格斯来的时候泰勒开玩笑说。这是泰勒打破僵局的方式。罗德里格斯在纽约洋基队的表现当然引起了争议,但他在对阵明尼苏达双城队时的表现可谓令本地主队痛恨。从2004年开始,明尼苏达双城队已经遭遇了季后赛18连败,其中十三场是输给洋基队的。泰勒开玩笑地告诉他,当洋基队对阵双城队时,他总是罗德里格斯的对头,但他也想了解一下后者完整的职业生涯,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对所有事情都很坦率,”泰勒说。一个关于泰勒的经典故事可以追溯到他最初收购球队时的谈判。在谈判即将结束的时候,时任总裁大卫-斯特恩派了一个名叫亚当-肖华的僚机去明尼阿波利斯调查泰勒的收购是否合法。肖华来到泰勒从曼卡托进城时租的一间小旅馆房间。它太小了,以至于肖华和泰勒打电话给斯特恩时不得不一起坐在床上。通话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他们靠在枕头上,搁起脚休息了。“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像在看书一样坐在床的两边,同彼此以及大卫-斯特恩交谈,”肖华去年告诉the Athletic,”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跟大卫-斯特恩谈交易。”历史能否在罗德里格斯身上重演?“我告诉了他们这个故事,”泰勒说,“这是我们最接近的结果了。”罗德里格斯沉浸在这一切之中,并向泰勒重申他是多么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向他学习。他和洛尔都是超级体育迷,但他们才刚刚开始了解NBA的错综复杂,从业务到名册再到劳资协议。“他让我想起了一个大学教授,一个拥有所有信息并愿意向前更进一步的人,”罗德里格斯说,“从一开始起,我就觉得我们的愿景是一致的,他想成为合作伙伴。和他打交道很愉快。”洛尔在罗德里格斯来之前就签了文件,于是泰勒和罗德里格斯得以在那不勒斯的餐桌上完成这一过程。最终,泰勒不仅对洛尔和罗德里格斯的财务状况感到满意,而且对他们的领导风格、对森林狼和山猫的愿景以及他们共同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感到满意。“对我来说,他们在不同情况下如何对待别人至关重要,”泰勒表示,“当你问这样的问题,比如你是如何取得现在的成就的?你冒了什么风险?这两个人都是冒着风险才走到今天的。虽然是完全不同的风险,但他们是冒着风险走到今天的。我对此很了解,因为我自己也冒过险,没有什么事情是注定的。这类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些人很感兴趣,并且认为自己可以与他们合作。”谭克确信,在泰勒的家里会面两次的决定是最终达成协议的原因。这听起来可能很老套,但泰勒一直喜欢这样。作为联盟30支球队中仅存的几只要出售的球队之一,他可以承受得起苛刻的要求。“每个人都关注的是过程是什么,而不是谁,”谭克说,“马克和亚历克斯对“谁”很感兴趣,同时想知道对格伦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为什么格伦还没找到合适的搭档?为什么球队还没有被卖掉?他们真的很好奇是“谁”和为什么,而不仅仅是过程是什么。”虽然罗德里格斯和洛尔可能现在只持有球队20%的股份,但他们正计划快马加鞭地开展工作。他们将与卡森和谭克就他们想立即实施的任何改革进行合作,而泰勒将拥有最终发言权。人们指望着洛尔和罗德里格斯为这个试图冲击双城体育体系的组织带来新的活力和视角。“这是一个伟大的想法,”谭克说,“要彻底改造球队,就必须大胆。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能找到比马克-洛尔和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更大胆或更具变革性的手笔,这成为了这一周余下时间的一个很好的起点。”他们已经计划将先进的技术引入到标靶中心的球迷体验中。但洛尔说,他们还会仔细研究球队的其他方面。他们研究了其他的球队和管理团队,并注意到新的所有者往往会因为太过激进而在早期犯错误。他们不觉得有必要匆匆忙忙,因为他们打算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格伦执掌这个球队近30年,我们也有类似的想法,”洛尔说,“在接下来的30年里,我们将拥有这支球队。我们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坦率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做出所有的决定。”随着卡尔-安东尼-唐斯和德安吉洛-拉塞尔完全康复、主教练克里斯-芬奇建立了自己的战术体系、安东尼-爱德华兹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得分威胁人物,两位新管理者加入了这支球队。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自由球员市场上的表现一直很低调,看来他们倘若要想在本赛季从西部第13名的位置进入季后赛,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内部实力的提升。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两个待定管理者的加入变得更加重要。格伦和贝基在比赛期间仍然会坐在场边,但疫情协议导致他们与球队的直接互动减少了。洛尔和罗德里格斯将介入球队的日常运作,努力推动球队前进。“我需要球队有雄心壮志,因为我并非每天都在那里领导他们,”泰勒说,“你希望有人像你一样相信我们可以壮大这只球队,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对目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满意。”罗德里格斯和洛尔计划下周前往拉斯维加斯出席夏季联赛,这是他们获得董事会批准后首次以NBA老板的身份正式亮相。在斯普林菲尔德的礼堂里,KG在名人堂发表演讲时,他们俩感觉就像主人一样。这足以让洛尔的喉咙哽咽,因为他想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首先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然后是拥有一支球队。“对亚历克斯来说,这个梦想实现了。但对我来说却不是这样。”洛尔说道,“我个子有点矮,也不太喜欢运动。一旦你意识到成为运动员是不可能的,下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是‘好吧,那我想在某一天拥有一支球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会透过镜头想,而那种轻率的感觉在我长大后又回来了。我可以说,‘哇,如果我能告诉十几岁的自己我有这个梦想,而且总有一天它会实现,我绝对不会相信。’”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进不了mlb名人堂 不得找个机会进nba名人堂?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辛苦了,赶紧退21号球衣吧辛苦了,赶紧退21号球衣吧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真便宜,现在一个牌照也要15亿,相当于15亿买个牌照,球队球员球馆设施都是送的确实不配🤓硬特:该死,我在这打了这么久的球,老板竟然不愿意便宜10亿卖给我!瞧不起我是黑人?进不了mlb名人堂 不得找个机会进nba名人堂?哎…这个事儿真是说不清,泰勒怎么样不好评价,但A-Rod可能在美国运动史上能拍的上名次的不招人待见。超级贪财,球队化学反应毒药,反复使用禁药,公开屡次三番撒谎。强是十分的强,场外问题也是真的很多。这样的人来收购球队,真是五味杂陈🥲非常好的译文,都是高手,時機成熟時高亮必有KG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翻译团]独家报道:罗德里格斯和洛尔讲述森林狼的收购协议是如何达成及未来规划

相关推荐: 澳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

中国选手管晨辰、唐茜靖包揽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子平衡木冠亚军。 管晨辰个人资料 管晨辰,2004年9月25日出生于湖北石首,中国体操运动员。2012年成为浙江省体操队队员,国家健将,2017年进入国家体操队。 石首籍姑娘管晨辰,2010年启蒙于仙桃市李小双体操学校…

作者 2021b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