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这是一次暑期随心行。十七人,四台车,目的地——贵州。选择贵州,三个理由。一是夏季贵州山水风光最美;二是贵州有很好的避暑露营地;三是近期贵州所有A级以上景点对广东游客免费。行程3300公里。从黔东北到黔西北,从黔西北再到黔西南,画了个扇形弧圈。帐篷露营四晚,寄宿客栈五晚,九天九晚,共走了九个地方:有佛教名山,有千年古镇,有红都酒都,有瀑布峡谷草原。行程紧凑,内容丰富,收获颇丰。受同行驴友委托,随记些文字,辑录部分视频照片,以《黔行随笔》为题,分五个部分辑录,这是第三辑,作记忆,兼与驴友们分享。花溪高坡
知道花溪高坡,是在网上。做行程规划时,上百度查贵州最佳露营地,第一个弹出来的便是花溪高坡,于是,花溪高坡就进入我们的行程,成为此行第一个露营目的地。只知道它毗邻贵阳市区,只知道它海拔较高,其他环境事宜没有做过细功课。到了才知道,高坡是一个乡,相当于我们这边的镇,海拔1700多米,辖下还有许多自然村。
车子从高速路上下来,沿着弯弯曲曲的上坡路走了十多公里,上到高坡,到设定的露营地去,又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公里,这高坡面积够大的了。也许来前对高坡期望值高了,及停下车子,环顾四周,有些失望。首先是露营地草皮不大理想,想象中的草原也不够宽广,旁边不知啥原因圈了道石头砌的围墙,崩崩败败的样子,感觉有些荒凉。要不是边上停了几台车,已扎起几顶帐篷,要不是一下车子,许多牵着马叫骑的村民簇拥过来,还以为走错了地方。不甘心就在这样的草地扎营,询问几个村民后,分头察看了周周一些山包,终于在不远处觅得一块较为理想的营地。
  谁持彩练当空舞
营地在一处坡顶,地面较平整,可扎下二三十顶帐篷。更难得的是,视野开阔,可看到坡下起伏的山峦,看到山谷里散布的村庄和田野。扎营前下了阵小雨,见惯了,大家笑称,这高坡为我们洗尘来了。就在小雨中扎营。已近黄昏,明显感觉到气温在下降。没有影响到扎营的热情,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的样子。老驴帮助新驴,先扎好的,又主动扎天幕。扎两顶天幕,一顶做饭用,当厨房;一顶喝茶用,当茶室。营地扎好了,一个小小帐篷村落成了。
不知谁在喊:彩虹,彩虹!大家抬头张望,只见东边的天空,果然横跨着一道彩虹!小雨早已停歇,这彩虹是刚才的小雨带来的。这高坡待我们不薄,先是小雨洗尘,再是彩虹相迎。看来,我们是高坡的贵宾了。彩虹相迎,拍照是免不了的。各种各样的拍,这彩虹也配合,来了去,去又来,让我们拍个够。卫政点子多,叫大家伸出一只手,做紧握状,他在后面找寻角度,拍出来了,那彩虹的一端竟握在了人的手中。“谁持彩练当空舞”?今天,我们做到了。  月光下
没有想到月亮,月亮却上来了。好天气,无风,无雾,少云,月光几无遮掩。扳指数日子,今天农历六月十一,月虽未全满,已足够明亮。月光下的帐篷村是温馨的。月光下的晚餐,月光下的品茶,月光下的散步,都那么惬意。温度降下来了,吃过晚饭,穿上羽绒服,继续喝茶。想起三伏天里,能享受到如此清凉,心中难免又多一份惬意。  夜深了,趁着有月光,与卫政去散步。无风,风车都停摆了,一路静寂。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感觉月亮一路跟着,不寂寞。突然感到一阵便意。卫政说,我这有纸,就地解决吧。选一个地方蹲下,终于听到有虫鸣,一阵又一阵。皓月当空,四野空旷,虫鸣起伏,从没有过的通畅体验——我想,这应该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归自然吧。
  日出云海
有彩虹相迎,有月光相伴,本已知足。第二天的日出、云海,是额外的惊喜。晚上睡得好,很早就醒来。拉开帐篷门帘,见对面天空一道红线,一下子醒悟,那是日出的前兆!赶忙大声喊起来:快起床啰,看日出!快速选一个点,固定好手机,要拍一个日出的延时小视频。    驴友们陆陆续续的出来了,或站着,或坐着,看这轮日出。太阳没有让大家失望,如约的出来,一点点的跃升,一张圆脸红通通的让我们拍个够了,才又招来一片云,慢慢隐去,似乎就是应约而来,专门跟大家打个招呼似的。
  当太阳再一次出现,对面的山谷已涌起一汪云海。云不厚实,很淡,很薄,在轻轻涌动,隐约可看到浸泡在云海里的山峦,村野,视觉很是梦幻。云海看多了,这样梦幻的云海还是第一次见。面对这一方云海,心里只有一个感觉:该赠的都赠了,毫不吝啬,这花溪高坡真够朋友!感恩。
  骑马
付费骑马,是当下草原必不可少的经营项目。花溪高坡草原,虽不算阔广,由于有游客过来露营,便也催生了这一项目。昨天刚到,村民们便各自牵着马围过来,一来对骑马兴趣不大,二来营地还未选好,哪有骑马的心思,让村民们失望了。今天早上,吃过早餐,当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牵着马来到营地,反复降价推销,终于有驴友被打动。首先是姐头。她说,看老妇人哀求的样子,不忍心,当扶贫吧。其实也确实不贵——骑马走上一程,二十元;单是骑马拍照,十元。有了扶贫的念头,好几个驴友都骑了。特别是几对夫妻,一起骑在马背上,或女的骑马,男的为女人牵马绳,照片一拍,便定格成幸福的瞬间,挺浪漫,挺值的。有女驴友塞给妇人几个饼干,妇人说过谢谢,伸出脏兮兮的右手接过,顺手就塞进衣兜。女驴友问妇人为什么不吃,妇人答:拿回去给孙子。
  山里人
这山里人生活还贫困,昨天在路上就感受到了。高坡上一路走来,目之所及,很多土地都是裸露的石头,这样的土地基本种不了庄稼。即便有些地方,勉强开垦成耕地,这高海拔地带,收成可想而知。村里建的房子,大多是不完整的,都是一边住,一边建。或有房间未安装门窗,或有阳台未安装围栏,外墙几乎都没有修饰。如果不是拮据,谁会住这样的房子?尽管贪困,山里人普遍纯朴。昨天来的路上,找路边村民家装水,都很热情,要给点钱,就是不要。路边卖的物资,也便宜,卤水的猪肉任选任挑,不外二十多块一斤,且语气态度都很朴实。昨天刚到时,姐头加了村里一个小伙子微信。夜里营地缺水,姐头麻烦他送桶饮用水进来。小伙子二话不说,摸黑用三轮车把水送进来,二百斤的水,夜里颠簸好几公里山路,才收三十元。第二天早上再送一桶水过来,顺便把我们几袋生活垃圾带走,要多给他一点钱,就是不肯收。哎,这山里人,就是纯朴。
  作别高坡
作别高坡,大家说,留个合照吧。营地已拔,大家都忙着装车了,在哪里照?怎么照?还是女驴的点子多,她们说,就在车旁吧,每台车的队友都站在各自的车子前,让车子也亮亮相。是呀,这四台座驾也挺不容易的,一路跋涉,带着我们已走过三个省,一千六百多公里。就这么定了,由国际友人“巴铁”汉总掌拍。不要太呆板,随便站。来个手势吧,大家都伸出个大拇指。还不够Hai,跳一个。再Hai一些,笑着,喊着,跳着,把帽子、围巾都抛天上去!作别高坡,大家留下了最Hai的一张照片。
  又见青岩古镇
又见青岩,是在中午。花溪高坡下来,才四十多分钟车程,便到了。青岩是个古镇,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与家乡小城古神电卫一样,是明初设立的屯兵卫所。与古神电卫有太多相似的地方:都是屯兵卫所,都始建于明初(比神电卫早建十年),都有城墙、护城河,都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都有四城门街……只是小城古神电卫的城墙城门青石板古街早已成为回忆,而青岩却通过保护维修,很好地保持原来的样貌。两年前第一次来,是从南门进的,在城外围住了一晚,傍晚时分和第二天上午,两次进入古镇,还走了一段城墙。南门还是古城门,叫定广门,门外还保留有一段护城河。护城河外,是个小村庄,现已成为一处客栈群。家在古神电卫南门外的缘故,对这个同样在南门外的村子有种莫名的亲切,一个叫“城南旧事”的客栈更是让我瞬间乡愁满怀。这次来,因为顺路,更因为与古神电卫城的这段渊源,决定到这里作短暂逗留,再看看南城门,再走走青石板古街巷,顺便吃个午饭。  状元蹄
到青岩古镇,还吸引我的,是状元蹄。状元蹄,菜品名,即卤水猪手,青岩古镇里,几乎所有的饮食店都以此菜为招牌。门前橱窗里,或冒着热气的几个大锅里,浸泡着满满的卤水猎手,或大托盘里堆放着刚捞上来的、还冒着热气的卤水猪手,都一样的色泽金黄,油腻内敛,看了都忍不住流口水。第一次来,晚上吃了,第二天中午又吃一顿,实在太香,临走,得知可以真空打包快递,又买了几斤,委托店家打包速递回家。这次从北门进去,正值中午,上次吃过的店家进门就是,不急着逛街,先吃一顿状元蹄。十七人分两台落座,每台四斤半状元蹄,还点了当地几个特色菜。别的菜都没有完全吃光,唯独状元蹄,一块不剩!问要不要再加,海哥说,留点念想吧,吃腻了就不好了。想想也是,镇远古镇舞阳河边的酸汤鱼就是点多了,影响了大家的味觉判断。留个念想也好,起码为下次再来,留多个理由。
  (部分照片由同行驴友提供)

( 本文作者 : 香炉号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黔行随笔(三)从花溪高坡到青岩古镇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羽毛球比赛在哪看

5、凯利-奥利尼克(底特律活塞) 新合同: 三年3720万美元 虽然2020年活塞在杰拉米-格兰特的签约中笑到了最后,但历史不会在奥利尼克身上重演。 首先,这位30岁的球员已经没有了上升空间,而他正是像活塞这样的一支年轻的、重建中的球队应该追求的。当然,上赛季…

作者 2021b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