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羽男单的中坚力量,因伤病沉寂已久的石宇奇,最终以八强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奥运之旅。

由于同组的苏里南选手欧皮提确诊新冠被迫退赛,在2-0轻取阿贝拉之后,石宇奇便以小组第一的身份跻身十六强。淘汰赛第一轮,石宇奇直落两局、轻松击败了来自印尼的乔纳坦。只用两场球,石宇奇便晋级八强,在短暂而珍贵的上场时间里,石头也在努力地调动自己、适应大赛。

1/4决赛,石宇奇对阵丹麦名将安赛龙,此前的交手记录中,石宇奇始终处于劣势,而后者也是本届奥运会的夺冠大热。面对强敌,受伤病影响的他,难以在场上发挥出自己全部的水平,最终0-2遗憾告负。

“能站上赛场、为国征战,就是很好的事情了。”反反复复承受伤病,支撑着石宇奇走下去的,是对赛场的渴望,和为国家取得荣誉的信念。让我们从专访中,走近石宇奇的奥运故事。

Q:儿时为什么想从事这项运动?

石头:为了锻炼身体。因为我爸比较喜欢运动,所以他就想让我去练点运动项目、锻炼身体。

Q: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

石头:我好像没有什么梦想。小时候老师也都会问,但我好像没有什么。

Q:刚刚得知可以进入国家队时的感受?

石头:一开始去国家队,那时候是为了去打亚青赛集训,感觉气氛比较凝重,每个人都不怎么说话,好像都有各自的压力,就自己也不太敢说话,感觉不太融得进去。

得知能进队的时候还是比较紧张的,怕再被筛下去,可能我危机意识比较强。就只能一直练,通过平时训练去提高自己、化解压力。

Q:进了国家队会因为使命感产生压力吗?

石头:刚进入国家队时不太有,那时候还是有些忐忑的,因为其实当时每个人水平都差不多,就是看谁能冲出来吧。里约奥运会结束之后,我开始有一些使命感和责任感,觉得我要在男单这一块拿到一些成绩。

Q:职业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比赛?

石头:第一次打汤杯团体赛。之前虽然参加过苏杯但是我没上场。参加汤杯的时候我年龄也大了一些,也算是为队伍拿了关键一分。团体赛的氛围比单项的还是要好一些。

Q:职业生涯最低谷、最挫折是什么时候?

石头:其实我没有想到什么很大的挫折,只是每周有那么两天在场上特别不顺。我觉得每时每刻都会有挫折吧,没有特别大的。就算是大家认为我19年受伤是一个很大的挫折,但其实这也是一个事实本身,背后还是会有一些事情,能把挫折转化成幸福感。

Q: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伤病是比较大的困扰吗?

石头:受伤对所有运动员来说都是很大的困扰吧。因为受伤就不能进行系统的训练,自己的水平肯定会打折扣。除了一些“非战斗性减员”,比如平时一些生活习惯这种能控制的,其他很多事情确实是控制不了的。那只能一个是预防,还有一个就是说服自己坚持下去,或者是利用这个伤病做一些另外的训练。伤病这种不可控的东西,还是要看自我调节吧。

Q:过往的荣誉对你来说是压力更多还是动力更多?

石头:曾经的荣誉对我肯定是有动力的。我觉得之前既然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之后应该会更好。其实恢复期有时候也会看一看以前的球,可能是想找找打球的感觉吧,但我觉得这样也不是太好,因为都是过去式嘛,还是要往前看。对手们也都在成长,荣誉对我来说可能就是,曾经拥有过吧。

Q:获得很多荣誉后心态会不会发生变化,会更加不想输吗?

石头:没错,这个是很正常也很普遍的现象。就像自己去和水平相当但是排名比自己落后一点的对手打,你的心理和他的心理就是会不一样。他可能更多抱着去冲击的心态,这时候就需要把自己的位置放下来,放低姿态,想怎么样把这场球拼出来。

Q:这么多年的运动生涯,自己最大的改变or成长?

石头:要说成长的话,我的心态更加成熟了,遇到问题不会急躁,能更好地面对困难。改变就是话变多了吧,团体赛之后我觉得我会更容易跟别人沟通,因为要给自己压力、要对团队负责。我原来可能就只做自己的事吧,尽量能靠自己就靠自己,不会和别人有更多深入的沟通。

Q:站上奥运舞台后,最想感谢哪个时候的自己?

石头:感谢每一个说服自己坚持下去的瞬间。

Q:下一个阶段的目标是什么?

石头:不要受伤,早睡早起。

Q:第一次看奥运会是什么时候?

石头:12年伦敦奥运会,我们中国羽毛球队拿了五块金牌,太强了。

Q:印象最深的一场奥运比赛?

石头:16年里约的时候吧,12年的奥运离我还是太远了。16年因为我也作为陪练去了里约,其实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Q:奥运延期一年,你觉得对你而言利弊如何?

石头:对我来说肯定是有利的,众所周知,恢复期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如果当时奥运会能如期举办的话,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其实奥运还没有宣布延期的时候,越临近奥运会越焦虑,因为总还是会有不舒服、会疼。

Q:奥运延期这一年你也有新的腰伤和脚伤,你会非常焦虑吗?

石头:对,一直受伤、一直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疑难杂症,也找不到问题所在,没有办法很好地针对治疗,就等于是在靠自身的恢复力去康复。当然队医也是绞尽脑汁做出了很多努力。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受挫吧,心情受打击,本来好好的正常开始训练,但是又出现其他的问题,还是会受挫。

我就是会周期性地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知道哪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拍片子也只能看出这儿肿了,但是具体原因我和队医都找不出来,也找不到办法。也许是我这个身体比较奇怪吧,三次手术以后,可能我的身体形态已经变形了,所以老受伤。

Q:觉得奥运会上最大的对手是谁?

石头:所有人都是我最大的对手。

Q:对奥运结束之后的自己说句话吧?

石头:还是想对自己说,感谢每一次遇到困难时没有放弃的你。

(转自:中国羽毛球队)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石宇奇奥运专访:愿望是不要受伤 感谢没放弃的自己

相关推荐: 蹦床李丹

中国体育8月14日讯,今日将带来季后赛第二轮TES与LNG的比赛。 TES在本赛季的状态时好时坏极其不稳定,在赛季后期换上了369之后才稍微有些好转。这个赛季TES最稳定的carry点是中路的knight选手,相对于kniht选手TES其他各位置上的选手与去年…

作者 2021b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